海亮故事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海亮故事

海亮故事(80)海亮学校校长的几句话

来源:      2018/10/8 8:45:15      点击:

 

海亮故事(80)海亮学校校长的几句话

海亮教育有很多有人格、有本事的干部,他们或平易近人,或通忧共患,或运筹帷幄,或埋头苦干。和他们一起工作,经意不经意之间,你总能听到一些有意思的话语;知觉不知觉之间,会发现自己提高了很多。

 

几个人  几句话

 

肖照娥校长是我在海亮当干部的第一任直管领导,当时她负责学部政教工作——那时候的政教真难做啊。

 

 


我常常自嘲,搞政教的是体力劳动者。三餐三到两寝一活动以及全天的课堂检查,外带不定时的厕所、僻静处抽查,总之学生大量聚集的地方你要去看,学校僻静无人的地方你也要去看,还要上课,布置工作,处理违纪学生,与家长扯皮谈判——没有好体力真吃不消。

忘了是什么事情,总之一定是又急又气又累的事情,肖血压飙升,一头栽倒。大家七手八脚忙不迭把她送进医院,医生说需要静养一阵。第二天早上我检查课堂,经过医务室,看到她躺在病床上挂点滴。要她回医院去静养,她说还是在学校心静,最后也只能由她。

一次很小范围的工作会议上她说:能力不足还有体力,体力不够还有毅力。

好吧,算你狠。

 

做事无外有三,去哪里?在哪里?怎么去?

十多年前不经意间听谢劲校长说这句话,之后就没有忘记。我开始这样思考工作、制定方案,现在成了习惯。简洁直白的九个字把目标设置、现实状态、路径方法说得清清楚楚

 

 

 

去年夏天,我又回到他身边工作,看他撰写的《海亮教育战略发展规划纲要》《对学校委托管理几种模式的初步思考》《教育市场五维三级评价》以及滨江、临沂、兰州等等到后来被演化出无数个版本的办学方案,无一不是这种思维方式的具象化呈现——简洁、清晰、可操作。

有一天,他给我看一张组织架构图,说是想了好些天才写好,让我看看有没有疏漏。所有的字我都认识,但是不知什么意思,只想起之前吕博给我们讲解过一次集团公司的组织架构。

谢校长工作横向跨度很大,教学、管理、经营,涉及到的专业知识很宽泛,但是似乎没有什么能难倒他。或许他对“去哪里?在哪里?怎么去?”思考得更加深入,更懂得书本和知识是拿来用的道理吧。

我用图画表现对这九个字的理解。 

 

 

 

谢校长是海亮教育最早的一批教师,是海亮教育迄今自己培养出来的最优秀的干部。他有涵养,凡事以理服人,即便对事有怒气也只是积郁在心里。不知那具只有西北汉子坚毅灵魂却没有西北汉子强壮肌体的瘦小身躯,怎么扛住了那么多的东西。

 

如果说谢劲校长的工作特点是举轻若重,徐红钢校长则是举重若轻。

我在原私立诸暨高级中学高中二部做政教主任的时候,学生搞出来一件大麻烦事,惊动了总校。和家长约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我随徐校长赴约。到了目的地,我说“要么我先去说,不行了您再出马”。他说“好的”。

半个小时以后,我回到车旁,徐校长居然放倒座椅睡着了。我上车之后说“解决了”,他说:“哦,知道了。”也没问过程,径直驱车回学校。

 

 

 

“哦,知道了。”这是徐校长在工作中对我说的最多的话。其实,这也是他对很多下属干部说的最多的话。

从普通教师做起,再从原私高二部走出来现在担任校长一级职务的干部很多——彭蕾、卢祥、何伟国、王志坚、杨磊、陈晔,还有我。

 

我坐在看台下面的草坪上计算、调整运动会各班评价项分数——运动会下午结束,这是要紧的事情,看台上的嘈杂和欢呼离我很遥远。算好站起身,才发现身后站着一根标枪一样的祝建平校长。他夸我:“像钉子一样。”

祝建平校长是最具有“钉子精神”的干部,这种“钉子精神”被徐红钢校长命名为“祝建平精神”,原高中二部政教工作者几乎都养成有“祝建平精神”。

祝校长喜欢走,喜欢看。

学生早餐时,他会到餐厅走走看看;早自修之前,他会到各迟到检查岗、各班教室走走看看;上午他会在各个课堂走走看看;课间操,他会到操场上走走看看;中饭和午休他会到餐厅、寝室走走看看;下午上学,他会到各迟到检查岗、各班教室走走看看;下午第四节自修、活动课,他会到教室、运动场、校园各处走走看看;晚自修,他会到各班教室、运动场走走看看;晚自修课间,他会到走廊走走看看;晚自修结束,他在八分钟之内到达男生公寓,看看学生情况,看看值日老师工作情况……

 

 

 

因为他走得多,看得多,所以他一旦说出“一塌糊涂”的时候,老师、干部都会紧张——那是被他看到的真实景况,打不得马虎眼儿了。

2010年八月某日下午,祝校长到我办公室聊天,那天他的话特别多。他走后我觉得今天聊天很有意思,随手整理出一页《课堂 就寝 卫生的基本规定》。谁知道,这页《基本规定》会在我之后七年主持政教工作期间,一定会把它装订在《班主任手册》的第一页,一定是新学期第一次班主任会议的开场白,一定是日常管理对班主任的告诫——找不到方向就去看看《基本规定》。

第二天早自修,我看到徐校长和祝校长一前一后查课堂,不免有些诧异,徐校长今天怎么来了?和他们错肩的时候,徐校长叫住我:“一起走走,祝校长今天上午调到总校工作了。”我迷迷糊糊地跟在他们后面,三个人闷声不响走完了所有教室。

那个学期我焦躁了好一阵子——如果把二部政教比成一棵树,先是祝建平这个根被移走了,之后是海江和卢祥这两个最粗壮的枝丫也被移走了,只剩下我溜溜的一根干。

好在祝校长底子打得好,工作随着巨大的惯性向前滑行,张胜超书记接管政教,政教恢复正常。

 

 


 

“其他事情你少做一点儿。”许巨生校长这么对我说,随后减掉我一个教学班。

“事情你做,人员你定,出事我扛。”张胜超书记这么对我说,开班主任会,他总是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有校长、书记简单直接的支持,政教处一班人做事自然有底气,我也有时间做些务虚的工作。

那段时间,我找到了政教工作的几个点:现场,教导,持久。

现场——所有的设想都应建立在事实之上,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老师、学生的状况发号施令,十句有十句是废话;

教导——“教”,建立满足“规律”“规则”“达成”三个要素的基本秩序;“导”,分阶段达成教育目标;

持久——现场持久,教导持久。“去哪里”“在哪里”“怎么去”这是永远也停不下来的思考和行动。

我没来得及把“政教处”的牌子改回“教导处”,真有点儿遗憾。

 

冯涛部长在干部学习会上做过一个主题发言——《生命中的贵人》(可能不是原题目,但关键词一定是这几个),当时听听蛮感动。今天写这篇文章,那个主题发言又跳了出来。

是啊,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几个贵人,他们虽不能增加你生命的长度,但一定可以增加你生命的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