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亮故事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海亮故事

海亮故事(82)笛韵悠悠入梦来

来源:      2018/10/29 18:53:14      点击:

海亮故事(82)笛韵悠悠入梦来

笛月风影

《史记》中记载:“黄帝使伶伦伐竹于昆豀、斩而作笛,吹作凤鸣。”四千年风舒云卷,笛月风影犹在。

 

 

我八岁学笛,始于偶然。母亲在剧团工作,自小长在大院里的我有幸结识众多民乐前辈,当年民乐式微,学笛者更是寥寥。前辈们看我天资尚佳,便开始有意培养我接触笛子这门艺术。启蒙之时,师父们倾心相授,授艺赠笛,不问价值。懵懂过了四五年的光景,倒也有了小成。上了小学,校级、市级比赛纷至沓来,让我初尝年少成名的滋味。一管笛,吹响的不仅仅是我的挚爱,还引来了无数对民乐心存好奇的孩子。笛,这门小众民乐在我的家乡仙居第一次焕发出勃勃生机。此后,我见名家,拜名师,集众之所长,终成一家。

 

 

高中三年,我参赛无数,也获奖无数。高考迫近,面临未来的人生发展,我毅然选择艺考,全省3700名考生,我以专业第9名的成绩被杭州师范大学录取。大学四年,我利用闲暇时间为少年宫的孩子上课,从零星的几个学生到满满4个班的学生,只用了数月而已。可那时的我觉得音乐应该是舞台上的艺术,所以毕业后放弃了继续做老师,转而投入表演艺术团,辗转四方,看遍天下,而后更是尝试去做过音乐经纪人等工作。舞台上繁华生动,舞台下心仍漂泊,兜兜转转,我还是进入浙江大学,成为了一名教学育人的老师。也许对很多人来说,这似乎是回到了原点,可对于我来说,这才是我音乐人生,最崭新的起点。

 

 

大学环境自由开放,名家荟萃,博采众长,我闲暇四处听课,心理学教授精辟独到,艺术学教授自由开放,国学教授意蕴深长,经济学教授神采飞扬。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不断融合各方所学,在为师之路上,似乎走出了那么一点别样的小意蕴。

 

万代传承

努力工作之余,我遇到了生命中的那个“她”,恋爱、结婚,一切顺理成章,很快,我们便有了爱情的结晶,一个可爱的女儿,一切都圆圆满满。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我和爱人当时分居两地,一个在杭州,一个在诸暨,兼顾工作的同时,经常两头奔波,孩子出生之后,更是频繁往返两地。异地四年,来往的火车票堆叠成山。

 

 

随着孩子日益长大,越来越需要父亲的陪伴,我思虑再三,决定回诸暨发展,尽管离开那个工作和生活了十多年的杭城,离开浙大这样的高等学府,让我难以割舍,但为了家庭,我义无反顾。

回到诸暨,加盟海亮艺术中学,我看到我的学生的时候,仿佛想起儿时授业恩师们对我的无私教导,想起一路上扶持我前行的前辈师长。中国民乐需要学习者,更加需要的是传承者。陶行知先生曾说过:“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既然选择了为人师者,当怀育人之心。

 

 

我要培养我的学生各尽其才,实现理想,我开始因材施教,用赏识的目光去看待学生,用鼓励的眼神给学生以自信,用亲切的语言肯定学生的进步。为了使工作更有实效性,我从学生学习水平的高低和专业发展的平衡性出发,给每个学生制定了成才成长目标,确立优势,明确劣势,取长补短。有些孩子刚入海艺时,对竹笛一窍不通,相较于班上其他专业较好的同学,常常感到力不从心,很快便出现了自卑情绪,甚至一度想放弃专业学习。我第一时间找到了他,耐心询问他的情况,并与他展开了一对一的帮扶指导。我们利用中午或晚上放学的时间,一点点细扣吹奏上的不足之处,每逢展示活动,我都会力推他上台表演,让他在不停打磨中重新树立信心。如今的他早已褪去青涩,进入了高等学府深造。令我欣慰的是,我的学生仍然坚持着与笛相伴的人生之路,笛韵飘香,万代传承。

 

 

乘风而上

2016年,海亮艺术中学成立,同年,我从浙江大学调转到海艺任教。这里有对口的专业方向,和广阔的发展平台,我毫不犹豫地投身此处,以此为家,锤炼技艺,用心育人!

海艺建设之初,专业音响设备和操作人员紧缺,为了能让演出有更好的效果,我在日常教学工作之余,毅然地担起了音响控制的重任。音响设备调控对听力有极高的要求,且每一场晚会现场状况都不相同,演出时话筒的位置摆放,音量调试,细节处理要求严谨。每一场晚会彩排,我都需要楼上楼下奔忙,调整设备,控制音响,听整体的现场效果,然后往返音控室调出最好的混响效果,充分保证每一场演出的完美呈现。数十场演出下来,累也累的,但累得值得。

 

 

除此之外,海艺初建之时还没有自己的国乐团,校领导高瞻远瞩地提出了组建学生国乐团的设想,组建伊始,却遇到了困难。按照国乐团的建制,最起码要有二胡、琵琶、古筝、扬琴、大唐鼓、笛子、阮等7样乐器,但当时只有笛子、古筝两大专业方向,这根本不可能组建起一个有规模的乐团。经过反复思量,我想到可以用笛子来替代弦乐声部,用古筝来替代琵琶、扬琴声部,再配两个大唐鼓,这样才有了国乐团的雏形。从选曲、改谱到竹笛、古筝、大唐鼓如何配合,整体节奏如何掌控。工作繁杂,我却乐在其中。功夫不负有心人,民乐团自2017年3月成立以来,短短9个月,参与接待了来校参观的国内外大小团队20多个。2017年12月华人第一男高音歌唱家莫华伦空降海艺时,民乐团也进行了现场展示。民乐团的成立,成为了海艺对外展示的重要窗口,相信未来更会乘风而上,扶摇万里。

 

 

一声一世

“爱”字当头,“责”字为重。我热爱教育,有多爱呢,我说不出来,我只能将我全部的爱奉献给我的学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陪伴他们的时光似乎早已超过了陪伴亲人的时光。2017年12月,我带着我的27名学生站在了海艺金色大厅的舞台上,演奏了多首耳熟能详,风格各异的笛子作品,那是诸暨有史以来第一场大型竹笛专业音乐会。音乐会落幕的那一刻,纵使身经百战,纵使早已心性平和,胸中却好似燃烧着一团熊熊烈火,我紧紧地拥抱着我学生,深深地为他们的成长骄傲,同时,也为中国的传统乐器后继有人感到庆幸。

 

 

某时某刻,我想起八岁那年的自己,如果我在懵懂之时不被这尺寸之间的竹管吸引,如果我不曾结识那一群为了传统艺术无法承继而担忧的前辈师父,如果我被花花世界吸引未能守住淡泊本性,那么,此时此刻,我是否还能是我。我庆幸我坚守的艺术是如此的崇高清雅,在千年的流转过后,它躲过了消亡的命运,并且正以树的模样慢慢抽出新芽。

一声一世,纤尘不染,一世一声,笛韵悠悠。回首最忆年华烂漫,此去经年,必是笛月风影,长思相伴。